0871-65156666

daguanyiyuan@126.com
咨询服务
客服电话: 0871-65156666
服务时间:8:30-18:00
联系我们
赵经理: 135 2905 9963
李经理: 13211788355
许院长的战疫心路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9日  来源:云南老年报  阅读:454

    31岁的许石全是昆明市西山区大观医院、大观怡养中心的院长,他刚接手医院的工作,新冠肺炎疫情就暴发了。面对300来号人、两个院区的管理半径,他有压力,有悲喜,更有收获。他的战疫之路是养老服务业从业者的缩影。


兵临城下 方寸不能乱


      省卫健委、省民政厅加强封闭式管理的通知下发到各级养老机构和医养结合机构,老年人群是疫情防控工作中的重点。首要的是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其次是做好心理疏导。从医生的职业敏感来看,许院长知道这会是一场持久战。

      1月20日大观集团召开了视频会,三院一机构参加。大观医院是主会场,也是疫情防控规范化流程制定的龙头。大观集团防控疫情领导小组成立,董事长万海滨和董事长助理许石全担任组长。许院长自此挑起了疫情防控培训、指导、监督,医疗资源调拨、配发,集团工作人员、休养员、入住老人的心理咨询、干预、支持等工作。工作头绪多,更要内心静定,分出轻重缓急,逐一落实。“昆明大观医院新冠肺炎应急防控方案”的总措施是将医院大门设为唯一人员进出口,设立预检分诊台,由专人负责,对进入医院的人员测体温、消毒双手、询问流行病学史,并按要求做好登记。医院建立24小时应急值守,确保通讯畅通,每天按要求及时向西山区疾控中心上报信息,不迟报、瞒报、漏报。除了总措施,还有一系列配套措施和细则,目的都是严严实实把住门,内防感染、外防输入。那段时间,进入医院的主要是医务人员和工作人员,不管进出几次,每次都要测体温。探访老人已经换了形式,都是在微信上进行。有一天,一位老人的儿子还是忍不住来到医院门口想看看母亲。许院长请护理员把老人推到餐厅临街的玻璃窗前,儿子在外面说一句话,许院长就大声转达给老人,然后又把老人的回复大声说给窗外的人。制度或许是硬的,可是疫情那么严峻,执行只能更硬一些。大观医院把单独的一层楼拿出来做隔离病区,以便应对必须回家的老人返院时的情况。

         

静默地送别


    作为医生,对生离死别见得太多。然而,疫情期间的默然送别还是让许院长流下了男儿泪。


    大年初三,大观怡养中心一位老人突发腹痛、腹泻症状。其实,老人转院过来时,已经有癌症全身转移的情况,但是因为老人太喜欢在怡养中心的时光,所以不愿回家。说是突发症状,令人着急的地方在于是特殊时期。许院长赶快和老人的家属联系,一起商量是否送别的医院。家属们开车来到中心门口,许院长出去与他们沟通。这一家人非常通情达理,知道母亲时日不多,选择了留在中心做缓和治疗,而不是到ICU去做抢救,并且写下了委托书。商量完毕,家属来到大门口,贴着玻璃想再看看母亲,许院长沉默地上楼去了,没有让他们进入中心探视。从那一刻起,许院长决定自己来做老人的“儿子”,代替大门外望眼欲穿却只能黯然离去的那些子女。他除了要去办公室报送疫情总表,其他时间都守在老人床前。晚上八点钟,老人好不容易喝下一点藕粉,精神状态略好,许院长和另一位负责护理的齐院长商量,用齐院长手机联系老人的家属,给他们视频问候一下母亲。没想到,那晚的视频聊天竟成为了母子之间的最后一面。


    当晚,许院长没有回家,留下来值班,随时关心着老人的情况。老人极度痛苦的阶段,许院长拉住老人的手,不断摩挲着,安慰着老人。老人时而喷射性呕吐,时而腹泻,许院长顾不得处理身上沾到的污物,协助着护理员为老人不停地换尿片和护理垫。他知道老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还是要让老人清清爽爽、有尊严地离开。折腾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老人沉沉地睡着了,监护仪上心跳脉搏曲线趋于正常。许院长回到办公室,换换身上的衣物,趴在办公桌上打了个盹儿。没过多久,呼叫铃急促地响起,他三步并两步冲到老人的房间,立即展开抢救,当心电图显示一条直线时,奶奶安静地“睡”去了。想起昨晚奶奶紧紧拉住他的手,恍惚中把自己当作她的孩子、喊着孩子的小名时的情形,这个管理上很硬派的汉子悄悄流下了眼泪,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那么多年都回家很少,陪伴他们的时间远不如患者的多,心底涌起无尽的愧意。刚刚离世的奶奶是幸运的,在特殊时期,虽然家里的儿女们不能来陪自己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可是她收获了一个院内的“儿子”,这个儿子不但竭尽全力抢救和安慰她,还把她的后事料理得很妥帖,直到子女们和殡仪馆的车出现在中心门口。不能握手、不能拥抱,老人的家属隔着口罩泪眼婆娑地看着许院长,表达着感谢。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许石全往回走,头上仰,不能低,一低泪水就会不听话了,他还有100多位爷爷奶奶要照顾。



儿子以为爸爸上战场了


    疫情防控期间的最大压力是入住老人的各种危急情况,是留院还是送出去治疗,需要值守的院长凭借经验做出决断,并且还要说服家属配合。2月14日17点,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喂,许医生,305的奶奶需要您看一下,精神状态较差!”许院长放下手中的事情,上楼去看老人,老人的确非常萎靡,像缺水的叶片一样。护理员说,老人太想女儿了,不吃不喝。他摸了老人的手,冰凉,又观察了气色,觉得不完全是情绪上的问题,仔细做了检查,发现老人心率加快、血压下降。他当即让护理员把老人转移到隔离病房,并通知家属过来。老人女儿赶到,经过严格消毒来到隔离病房,许院长说了自己的判断,老人正在进入休克状态,需要赶快送出去治疗。可是老人女儿不同意,坚持要在隔离病房陪父亲住一晚,相信明天老人就缓过来了。许院长看到这位同样已经两鬓斑白的阿姨很难说服,又拨通了老人孙女的手机,让她尽量说服母亲带着外公转院。许院长告诉她们:今天晚上,必须去医院,这是救老人一命,否则她们会内疚一辈子。在他的坚持下,老人通过120转入了昆华医院,当晚就进入ICU,诊断为:腹主动脉瘤破裂出血,急性失血性休克。几天后,老人女儿打电话来道歉和致谢,如果不是许院长把他们“撵”出去,父亲就真的被她的固执害了。


    入住老人都是有基础病的,加上封闭式管理带来的心理压力,不少老人总觉得自己哪儿哪儿不舒服,特别担心医生不在身边。白天许院长顺着查房,为老人们诊断检查;到了晚上,今天这位爷爷恳求许院长不要走,明天那位奶奶半夜还在叫许院长来,许院长就这样牵肠挂肚地被老人们“留”住了,不知不觉半个多月没回家一趟。虽然他也会给儿子打电话,可是儿子的语气里透露出明显的疑惑“爸爸,你到底在哪里……”有一天,他夜里快十点钟才按响了家里的门铃,来开门的妻子被胡子拉碴的丈夫吓了一跳。妻子对着客厅喊:“宸宸,爸爸回来了!”他本想蹑手蹑脚走到儿子身后抱起小家伙,没想到儿子背对门口不耐烦地回答妈妈“你就别骗我了,爸爸根本不在昆明,他肯定是去湖北医疗队了,怕我们担心,不告诉我们!”许石全的手停在了半空,哽咽地对孩子说了一连串“对不起”。那天晚上,许石全给宸宸讲了好多爷爷奶奶的故事,孩子终于明白不是只有湖北才需要医生去支援,还有很多爸爸这样的“战士”守护着云南的大本营。他告诉儿子:“生命只有一次,我必须守护好大家,因为大观的爷爷奶奶也是我的家人。你要守护我们的家,因为你也是男子汉。”



       正因为常观生死,才更加敬畏生命。在每一个生命的最后旅程中,还有更多回忆需要捡拾、更多孤独需要抚慰、更多依赖需要陪伴,或许这就是许石全院长选择坚守的理由。疫情是一场战役,一场打磨和历练养老服务业从业者的战役。两个月来,全省养老机构、医养结合机构入住老人零感染是他们的骄人战绩。